罗永浩售假调查:代理商授权书是PS的,中间商是阿里前高管

图源:网络

30秒快读

1、罗永浩连发两封声明,前脚职业打假人王海质疑其直播间漱口水虚假宣传,后脚罗永浩竟主动承认直播间售卖的羊毛衫是假的。

2、《IT时报》记者调查发现,罗永浩所售卖羊毛衫的代理商授权书是PS的,而介绍这家供应商的中间商是阿里前高管的公司。

3、罗永浩、辛有志两大平台的“带货一哥”连番踏入假货的“深水区”,这也正是抖音和快手的处境,淘宝走过的路,他们都要走一遍。主播选品需警惕,在消费者看来,主播相当于代言人的角色,那么售假、虚假宣传,主播应该负多大责任?

罗永浩直播间接二连三地出事,先是被职业打假人王海盯上,质疑其直播间售卖漱口水时虚假宣传,但罗永浩方面一一反驳。

没想到第二天,罗永浩却主动承认其直播间售卖的皮尔卡丹羊毛衫是假货,将对2万多名消费者进行3倍赔付。

继辛巴售卖假燕窝后,罗永浩也陷入假货漩涡,两大短视频平台的“带货一哥”步入“深水区”,这也是抖音与淘宝断链,以及快手转型电商的必经之路。

图源/抖音网友

01

罗永浩售假羊毛衫

在公告中,罗永浩方面表示,这批羊毛衫的供货来自渠道贸易商成都淘立播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下简称“淘立播”)。

而淘立播的供货方是桐乡市腾运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下简称“腾运”)和海囿寻科技有限公司(下简称“囿寻”)。

经罗永浩方面调查,过错方在于腾运和囿寻,涉嫌伪造文书,涉嫌伪造假冒伪劣商品,涉嫌蓄意欺诈。“我们将和成都淘立播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一起,马上向公安机关报案。”公告中提到。

皮尔卡丹总代:

罗永浩代理商的授权书是PS的

《IT时报》记者找到了皮尔卡丹针织品类的总代理——苏州悍洛普服饰有限公司,其表示桐乡市腾运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并没有皮尔卡丹的代理资格,“他们的授权书完全是PS的,我们已经与皮尔卡丹品牌方联系过,稍后会发函” 。

根据工商信息披露的电话,《IT时报》记者分别致电腾运和囿寻,腾运拒绝了采访,囿寻相关负责人则表示:“事情正在处理中,未来一周内协助罗永浩退款。”

但该负责人并未回应腾运是否冒充皮尔卡丹代理商一事,反对媒体称是发错货造成的,“本来发的应该是羊毛衫,现在发出去的是针织衫,款式是一样的,只是仓库操作失误,整批货全部走错了”。

谁坑了老罗?

中间商是前阿里高管

从今年4月带货至今,罗永浩的选品公司成都星野未来科技有限公司积累了一定的经验,搭建起了其招商选品系统,再者,按照罗永浩当今的名气,应该是品牌方登门拜访居多。

为何罗永浩选品公司仍不直接与品牌方对接,反倒要通过多位中间商呢?罗永浩方面难道鉴定不出授权书的真伪?罗永浩方面为何如此信任这家供货方?

罗永浩方面表示,合作前也检查了各种证书,并签署法律协议机合同,写明出现假货或不良产品时,供应商所要承担的严厉赔偿条款。罗永浩方面并未在公告里追究淘立播的责任,但问题的第一环就出在这家公司的把关不严。

据天眼查信息,淘立播的法定代表人是阎利珉,经股权穿透,淘立播是杭州宝贝仓数字技术有限公司100%控股的子公司,而杭州宝贝仓则是成都国小美网络科技有限公司51%控股的子公司。

图源/天眼查

阎利珉何许人也?他曾任淘宝聚划算总经理,被马云免职后不久,他因涉嫌非受贿罪被刑拘。入狱5年,重出江湖后,拉了阿里和美团的几位前高管一起做了果小美无人货架。

2018年,果小美无人货架被曝出融资困难、裁员、团队解散等消息,此时也正值拼多多的逆袭期,以致于有人抛出观点,认为阎利珉离开后,淘宝聚划算才渐渐被拼多多反超。

此后,阎利珉在公众视野“消失”了一段时间。直到今年,他开始以果小美MCN直播机构创始人兼CEO的身份出现,力捧一位不温不火的女主播木头小马儿。

基于阎利珉的从业经验,罗永浩方面对其建立了一定的信任便不足为奇。

纵观罗永浩假羊毛衫事件、胡杏儿直播首秀遭遇“黑中介”等事件,问题的症结都出在没有与品牌方直接对接,中间商把关不严而出现问题。

即便在供应链成熟的淘宝生态里,李佳琦、薇娅两位淘宝系的头部主播产生了较强的虹吸作用,他们直播间的商品大多跳转到品牌旗舰店,至今发生的翻车事件主要产生在演示、售后环节。

但在淘宝排在这两位之后的雪梨,其美妆品类就已缺少大品牌,一线大牌美妆多采用海外买手在日本药妆店、韩国免税店、泰国免税店等采购,上架雪梨美妆店铺,统一进入深圳保税纳税清关,还有部分美妆品牌是与阿里自营的天猫国际、妙颜社以及品牌方官方旗舰店合作。

供应链是主播的“七寸”,售后和销售话术严谨与否则是决定主播能走多远的重要因素。

02

罗永浩售卖漱口水陷虚假宣传漩涡

一条短视频将抖音直播一哥罗永浩推到了舆论中心,视频中主播正在使用一款进口漱口水,并且以洗牙的视频来表现漱口水的效果,让消费者误认为漱口水可以洗掉牙结石,老罗直播的画面也被剪辑进去。

职业打假人王海:

罗永浩涉嫌虚假宣传 将被起诉

职业打假人王海认为,罗永浩推荐的产品涉嫌虚假宣传,需要对消费者退一赔三,起步价500元。同时,王海声称,如果“被骗”消费者索赔遭拒,可委托其深圳律师团队起诉。

罗永浩方面回应,视频是另一位博主“成为种草姐的101天”(下称种草姐)二次剪辑拼凑,未经过“交个朋友”宣传同意,要求其删除侵权内容,并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该博主的短视频内容能跳转到官方旗舰店的链接,这是企业官方行为,而罗永浩作为产品推荐官有义务去约束如何使用自己的形象、名称和肖像。”12月14日王海接受《IT时报》采访时说道,他认为品牌与种草姐是存在合作关系。

罗永浩发布公告后,记者发现种草姐的该条微博已经被删除,无法确认视频中是否为官方产品链接。在该品牌官方旗舰店中,99.9%抑菌和去牙渍口臭是两大效果,并没有标明有洗牙功能。

不过,在抖音平台搜索“星空漱口水”时,有一条挂有罗永浩形象的官方旗舰店视频中,有用户留言:“牙结石能去除吗?”官方客服的回答是:“坚持使用,是可以的呢” 。

王海后续回复《IT时报》称:“得知产品涉及虚假宣传依然给它带货,按照《广告法》需要负连带责任。

罗永浩一一反驳:

代理商报关单、品牌授权完备

王海方面还指出罗永浩带货的“邓特艾克”漱口水涉嫌虚假厂名厂址、假冒进口商品,作为英语老师的罗永浩显然知情,这是在有意坑骗消费者。搜索应用上显示,邓特艾克品牌是由深圳麦凯来科技有限公司申请注册。

罗永浩的回应是带货品牌是英国派瑞公司,目前已被收购并入英国上市公司VentureLife,而麦凯来是Venture Life在中国的代理商。派瑞公司通过了多个大电商平台的严格审查,且在各大电商平台都开有旗舰店和官方自营店。

至于涉嫌虚假厂名厂址,罗永浩方面的回应是派瑞公司注册地址VENTURE HOUSE是虚拟办公地址。虚拟办公地址和虚拟地址是两个概念。虚拟地址是真实存在的,可以用来注册公司。

“英国上市公司资本只有25万英镑?逻辑上是说不通。罗永浩最有力的证据是放出英国工厂生产的照片以及海关清单。”王海告诉《IT时报》记者。

王海方面还表示,已经将情况举报工商局并且收到了部分消费者的反馈,等结果出来会起诉到法院。

罗永浩方面回复《IT时报》,以公司公告为准,至于麦凯来的代理商资质和报关单,罗永浩方面尚未提供。

继王海质疑罗永浩直播间售卖漱口水虚假宣传后,又再次质疑罗永浩售卖兰蔻唇膏的商家拿不出授权书并已关店整顿。

律师解读:

主播与代言人不同

抖音断链淘宝、快手转型电商,不得不说,最近罗永浩和辛巴遭遇售假危机,是抖音、快手转型阵痛期的缩影。

而在消费者看来,自己是信任罗永浩、辛巴的选品才在直播间下单,在一定程度上,主播也了品牌代言人。

在罗永浩被质疑虚假宣传的视频中,也出现了薇娅直播带货该款漱口水时的声音,其实遭遇二次加工的不只是罗永浩。

极具李佳琦个人风格的“Oh My God 买它”也遭遇了二次加工,一些商家利用他的音频骗消费者,让人误以为是他推荐的,李佳琦方面试图申请声音商标,结果被驳回了。

当主播与品牌深度捆绑后,主播往往会和品牌产生高黏性,成为消费者购买该款产品的重要背书。

就像花西子之于李佳琦,李佳琦不仅在直播间售卖花西子,而且还参与到花西子的研发环节中。如果主播推荐的产品出现负面舆情,主播是否要承担相应的责任呢?

“涉嫌虚假宣传的主体只能是品牌方,如果主播在直播期间没有出现虚假宣传行为是不需要承担法律责任的,如果存在主播有虚假宣传行为,虚假宣传最终的法律责任应当仍然是商家承担,”上海汉盛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律师李旻告诉记者,“事后商家可以依据委托合同向主播进行追偿或者根据过错对责任进行划分。”

李旻还指出,主播作为委托销售方是有义务审核产品的相应资质,包括使用情形、不符合国家法律法规的生产要件或者是生产可能会对消费者人身安全带来影响的。

“主播是否要承担责任,需要看他实际的宣传行为是否违法,如果主播的行为没有违法,而是品牌方违法,他是不需要承担责任的。”浙江泽鼎律师事务所夏谨言表示,“唯一一种情况需要负责的是主播在获知推荐产品是假冒伪劣或者不合格时,依然帮品牌宣传。

作者/IT时报记者 孙妍 徐晓倩

编辑/挨踢妹

排版/黄建

摄影/天眼查、网络

来源/《IT时报》公众号vittimes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罗永浩

PC4f5X

文章作者信息...

留下你的评论

*评论支持代码高亮<pre class="prettyprint linenums">代码</pre>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