县级足协发展出九大分会千余会员 看南安人如何玩转足球

北京时间12月26日,南安市足协第四次代表大会暨成立十五周年庆典在福建南安举行。中国足协两大执委马明宇和戴晓微亲自到会祝贺。一个县级足协缘何如此受到中国足协高层的青睐,其中自有非比寻常之处。

从成立之初的63名会员,到如今已经拥有了9个分会1051名会员,196块标准足球场地的明星协会,南安市足协用15年的时间完成了从无到有的惊人蜕变,在南安,足球早已经不是球迷自娱自乐的游戏,足球成为了南安城市发展的新名片。凭借对足球领域稳健、持续的投入,南安被授予“全国青少年校园足球试点县”和“全国社会足球场地设施建设重点推进城市”。中国足球发展基金会还专门赶赴南安,召开研讨会,洽商合作交流,新华社也在今年10月,专门播发了长篇通讯《拥有上千名会员的县级足协是怎样炼成的》,引爆网络热搜。

不过如果回溯到15年前,南安还是一片足球荒漠。就连如今的南安足协主席戴宽南自己当时都不算是什么狂热的球迷,偶尔看球,但不踢球。但戴宽南是一个热心人,一群喜欢踢球的小伙子找上门,希望由他挑头,成立一个足球协会,戴宽南想也没有多想就答应下来。事业上小有成就的他被这群年轻人的热情所打动,愿意为家乡发展作点贡献。“没有想到一直能坚持到今天,就当公益事业来做。”

如今的南安足协秘书长吴焕勇,15年前就是这群小伙子中的一个,他们这批人大多数毕业于南安当地的南安一中,从中学时代就是狂热的球迷,时不时还要去厦门看球踢球。他们原本打算成立一个球迷组织,又嫌球迷组织级别太低,不方便跟官方接洽,研究下来,决定成立一个南安足协。“我们去民政局注册的时候,在全福建都是第一个,泉州市足协2007年注册成立,比我们晚两年。”

协会创立之初共有63条好汉,其中2/3是南安一中的师兄弟。大家都有自己的本职工作,在足协纯属献爱心,遇到困难大家一起想办法,商量着来。还有,就是不从足协拿一分钱工资。这些传统一直延续了下来,南安足协“团结、持续、包容、创新”的口号,就是从中蜕变而来。

当年的南安堪称是“足球荒漠”,在这样的大环境下,一个由“业余爱好者”创立的“草台班子”想要开疆破土,谈何容易?初期协会去学校搞青训,都没有人接洽。“没办法,我们就只能采取农村包围城市的办法”, 林艺雄告诉记者,他如今是南安足协的副主席:“当时我们有一辆依维柯,每个星期就开着车,在南安各个乡镇学校瞎转悠,免费帮人家搞青训,一点点去搞关系,给学校领导‘洗脑’。为了不给对方添麻烦,我们的原则是只干活,不吃饭。”

“其实学校也有学校的难处,一方面没搞过足球,怕受伤,出力不讨好,另一方面,也没有老师。有的学校200多人,就两个男教师,没办法,只能校长自己带队上阵。有时候足协主动拿钱给学校共建球场,学校都不乐意。没人会带队,也没有搞足球的传统和氛围。”

经费方面,初期的南安足协主要靠化缘,足协主席戴宽南慷慨解囊,解决一部分,足协自己拉赞助,再弥补一部分。吴焕勇至今还记得,足协搞的第一个全市级赛事,自己去跟电信谈了冠名,费用4万块。“之前我们还联系了另外一家企业,要价3万,人家没搭理我们。”最便宜的时候,一块广告牌只收一千块,赞助商气球也是1-2000块,“扣除成本,基本不赚钱,但意思要到位。”

就是在如此艰苦的条件之下,一个县级足球协会踯躅前行,通过十五年的潜心浇灌,硬是在足球荒漠里浇灌出了娇艳的花朵。吴焕勇在接受采访时坦言,南安足协希望能够走“英国社区足球的发展道路”,而如今在南安,社区足球已经有了雏形。15年来,南安足协会员从63名增加到1051人,球场从零增加到了196块,其中有170块坐落于各个校园,大概1/3由足协与学校共建,或者足协整合资源建造。

最近一届的“市长杯”足球赛,参赛队高达100支,根据小学、初高中、男、女,分为7个级别的赛事。运动员超过千人。南安下属26个乡镇,23个以上有自己足球队,每年以镇为单位的南安市足球联赛,激烈程度堪比英格兰足总杯。

不仅如此,在思路创新上,小小的南安也走在了国内很多大城市的前面,足协副主席林艺雄兼任校园足球办公室工作组组长,他搭建的五级梯队既参加校园比赛,也代表足协出战。在南安,体教之间没有任何壁垒,林艺雄解释说:“校园足球的拨款都是直接进入足协账户,由足协负责协调使用。”

下一步南安足协的计划是再搞一个职业队,福建省男女足都设置了全运队,未来南安希望能够接手一支。“社区足球如果有个职业足球作龙头,会发挥的更好,而且对运动员而言,也是一个新的出路。将来退役之后,可以进入我们的学校,担任足球教练。”另外,一个全新的足球训练基地也在紧锣密鼓的建设当中。

戴宽南主席在回忆起南安足球发展的十五年,总结的最重要的两个字就是“团结”,“没有团结,没有大家无私的付出,南安足协走不到今天。”而在秘书长吴焕勇看来,南安足球的健康发展,得益于当地民营经济强有力的支持,小城市特有的人文环境,也是南安足协能够成功的重要原因,“城市小,示范作用明显,更容易达到以点带面的效果。另外竞争没那么激烈,更能让大家心平气和的一步步把事情做好。”

吴焕勇等人至今仍然不在足协拿一分钱工资,他是邮政局职工,利用业余时间,忙活足协这一摊子事。邮政局领导对老吴的兼职非常支持,时常会在朋友圈给他点赞。这让老吴颇为心安。在吴焕勇看来,足球对于南安人,已经不仅仅是体育运动,已经延伸为一种重要的社交方式,“工作之余,没有什么比朋友聚聚会,踢踢球更开心的事了。就算球踢得不那么专业,也可以利用足协这个平台,拓展人脉,认识更多的朋友。”

他说这话的时候,南安市文体旅局长周剑锋正在窗外的足球场上参加8人制足球联赛,这位南安足协如今的顶头上司,15年前也是63条好汉中的一位。“现在我们是真正的专业人干专业事”,吴焕勇开玩笑说。(搜狐体育 裴力)

PC4f5X

文章作者信息...

留下你的评论

*评论支持代码高亮<pre class="prettyprint linenums">代码</pre>

相关推荐